阿基里斯見

頭像來自一直改id的重瞳太太

想起了先前少有地在家人面前痛哭,我媽抱著我一邊說道:

"你怎麼這麼脆弱。"


從此以後就再也逃不掉那種屈辱感。

不可能因為一句"你已經很棒了"得到任何寬慰,稱讚的確有舒緩的效果,然而藥效過後迎來的只是更沉重的質疑。

自卑如影隨形,一切都不會好的。

评论(36)

热度(2165)